专栏】殳海:亚当·萧华怎么做才是对的?

殳海10-10 17:55

北京时间10月9日,NBA总裁亚当·萧华飞抵上海。据他此前在东京接受采访时提到,本次中国之行他将与中国方面的有关人士会面,这样的直接对话,也被很多人视作由“莫雷事件”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在短时间内得到相应解决的最后希望——当然,截止目前,并没有任何乐观的声音传出,NBA赛事直播在中国的恢复依旧遥遥无期,双方的矛盾仍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b365211a-e3b7-448d-9afd-618a3d241dba.jpg

与此同时,同一天在美国本土,被无数球迷视作智慧化身的波波维奇,则对亚当·萧华本人进行了大篇幅的赞美,在他看来:无论是在纽约亲自下场参加支持LGBT的游行运动,还是当初处理快船老板唐纳德·斯特林的事件,乃至于本次莫雷事件,萧华都表现得像一个出色的领袖。

当然,和萧华一样,波波维奇也表达了对“言论自由”的支持。

一夜之间,中国球迷对波波维奇的态度也出现了巨大的两极分化,一部分表示要和老爷子就此别过,另一部分则试图解读他的发言,想要从中分析出相对积极的内容。但其实,波波维奇还是那个波波维奇,他和过去并无任何不同。

但他或许说错了一件事:那个支持LGBT、痛打种族歧视的亚当·萧华,在本次面对一个国际化问题时,他的表现距离一个“真正出色的领袖”还差得远。

作为全世界影响力最大、商业化价值最高的体育联盟之一,亚当·萧华与整个NBA联盟,在对待本次事件时都暴露出了极其稚嫩与软弱的一面。或许他们也受到了来自美国方面民意与舆论的裹挟,但NBA的处理本该表现得更加出色,不论是遵循国际惯例还是照章办事,他们其实都可以干净利落地迅速消除影响。

97d45330-894f-40e5-af5f-0a0f72cf5d45.jpg

很显然,NBA在成立初期并不是一个打算要面向国际的组织,这一点仅仅从它的名字“国家篮球联合会(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之中就能窥得一二。

但因为篮球运动通过百年发展走向了全世界,而NBA在竞技水准上毫无疑问地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所以从1984年大卫·斯特恩上任开始,这个联盟就开始不断在海外拓展版图,包括近日以来,斯特恩1989年在央视传达室苦等中央电视台领导的故事也被不断提起。

经过30年时间,NBA的全球化成果堪称世界职业体育联盟之翘楚,尤其是它在中国市场所取得的成功,甚至可以这么说,任何一个体育联盟,在本土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未曾取得过NBA在中国这个级别的成功。

3c0d1b6e-385b-4460-a2bb-77675e846682.jpg

因为其传播工作长期以来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都势如破竹一般,让NBA对自己产生了误解,如果一切要走向国际化,那么很多事情就不能单纯以美国人的方式来行事。长期以来只在乎自己商业利益够不够丰厚、影响力够不够深远,让NBA忽略了行事所必要的谨慎性,他们甚至还没真正做好要成为一个国际体育联盟的准备。

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作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运动,在足球的领域里,代表最高权力的国际足联就会对此表现得异常小心。因为拥有200多个会员国,FIFA必须在任何相关问题上谨言慎行,他们不仅不鼓励所谓的“言论自由”,甚至对一切政治问题都唯恐避之不及。

3ad8a60c-a29b-4640-904d-4c6216165041.jpg

行事成熟的单国体育联盟也是如此:例如曼城主帅瓜迪奥拉已经是如今足球世界里声望数一数二的人物,但当他佩戴黄丝带,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时,英足总也对其进行了罚款的处罚。

各位,瓜迪奥拉是一个西班牙人,他发表的也是对西班牙国内事件的看法,在足球世界里尚且被认为违规越矩,以萧华的意思,这不应该要捍卫瓜迪奥拉输出观点、表达态度的自由吗?

据《体坛周报》副总编辑、金球奖评委骆明老师的回忆,数年前还有这样的一个案例。

当时,来自英伦三岛的几支国家队,也就是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队,他们想在胸前别虞美人花,但被国际足联禁止了,双方一度互不相让,交锋了几个来回,四家足总还曾被国际足联罚款。

当时骆明老师也曾对此不解,英国人纪念一战阵亡士兵(后来延伸到纪念所有阵亡将士),招谁惹谁了?国际足联为啥要禁止?但现在他说他已经理解了:既然政治如此复杂,避开它是最可靠的选择。比如塞尔维亚球员马蒂奇为曼联出场时就不愿球衣胸前出现虞美人花,因为南联盟在上世纪90年代遭遇北约轰炸的伤痛让他无法淡忘。

国际足联作为一个真正国际化的组织,甚至英足总这样偏居一隅,但同样拥有国际化市场的机构,在维护自身形象、保持良性运转时,都曾经用这样的处罚来代表自己的立场,这个立场并不是要站队任何一方,而是告诫所有人:不涉政治。

OK,当然英国人和美国人或许不一样,有人说美国是一个更自由的国度。但身处美国职业体育行业的所有人,真的就被赋予了所有的自由吗?

NFL国家橄榄球联盟,作为美国本土影响力最为巨大的体育组织,在2017年至2018年间就曾经经历过一次震荡。当时从旧金山49人队的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开始,在赛前奏响国歌时选择单膝跪地,卡佩尼克的理由是:这个至今依然充满种族歧视的国度,当国歌奏响、国旗升起时,不值得我起立致敬。

f9433f41-c6c4-4b82-aa51-b2310e9e1964.jpg

很快,卡佩尼克影响到了更多人,大量的NFL球员都选择在奏响国歌时单膝跪地,一时间美国舆论沸沸扬扬。卡佩尼克的支持者众多,包括NBA已经年过八旬的传奇人物比尔·拉塞尔,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单膝跪地的照片;但包括总统特朗普在内,反对派则坚决抨击这样的行为,特朗普说:“我前段时间去了陆军医院,看到了很多了不起的年轻人,他们断胳膊断腿,身负重伤,为国家而战,为国旗而战,为国歌而战,在奏国歌时下跪抗议是对战士们的藐视,实在丢人现眼。”

aa63c2c1-cebb-4535-b733-87ad07727b81.jpg

这件事情里,谁对?谁错?两方各执一词,按照萧华的逻辑,NFL至少应该誓死捍卫球员们单膝跪地的权利,来继续表达他们的抗议,输出他们的观点。可NFL事实上是怎么做的?他们出台了新的条例,严令所有球员在国歌响起时不许跪地。

所以,仅就这一次对事件的处理而言,萧华哪里算得上出色的领袖?我们理解他的立场,他会担心有一些表态可能会在美国国内引起更大的反弹,但这并不代表和稀泥就是正确的。

事实上,NBA目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接触到更多复杂的情况,但有一些国际问题的复杂度,超过了球员、教练、总经理所能处理的范畴。比如老球迷会记得,麦迪在火箭时期曾经将球衣号码从1号改作3号,因为他要宣传一部名为“三分”的纪录片。

这支片子是麦迪在2007年和一个团队一起远赴非洲拍摄的。可以很肯定地说,麦迪的初衷非常了不起,他想要记录下达尔富尔地区的状况,将当地的真实情况传递给世界。可如今,这支纪录片在互联网上已经难觅踪迹,完整版更是几乎无从找寻,为什么?因为麦迪虽然记录了该地区的惨状,但达尔富尔问题的复杂程度,却不是一支纪录片就能够解决的,甚至麦迪还介绍,他所谓的“三分(3 Points)”的纪录片名字,代表了三个由英文字母“P”开头的单词,和平(Peace)、捍卫(Protection)和惩罚(Punishment)。

惩罚,这样的字眼甚至极度危险。虽然或许并非麦迪本意,但一旦诱发以战止战的思维,它就将成为新的导火索。

NBA对于本次的“莫雷事件”处理不当绝非偶然。

其他的国际体育组织知道尊重每一个国家,美国人自己也知道在美国本土控制相关行为,但唯有在美国体育组织面对世界问题时,却表现出了相当的无知与傲慢。所以即便这次莫雷不出问题,下一次也会有别的莫雨、莫雪针对其他国家发表出耸人听闻的观点。在NBA已经开始着手在非洲、在印度要组织所谓的NBA本地联赛时,这些地区政治生态的复杂性,甚至要远超中国方面。

更何况,说一千道一万,即便在NBA宪章里都有着这样的明文规定:NBA有义务保护会员、保护球员、保护赞助商等第三方的权益——莫雷有他的言论自由,可他已经伤害到了诸多方面的权益,仅凭这一条,萧华还不足以代表联盟宣布对莫雷的处罚他吗?

fbcaefce-9451-4fe5-ae61-2c83e1dc6c31.jpg

在东京接受访谈时,亚当·萧华对已经写成文稿的内容尚可应付,谈及其他问题时,浑身的颤抖也透露着巨大的紧张感。而从目前的处理结果来评断,你真的,算不上一个好的领袖。